您的位置:

首页>不伦恋情>在药房里面干人妻

在药房里面干人妻

今天又要加班,嘉鱼不得不感歎自己不走运。他SP医院做药剂师的工作已经三年,每次晚上的加班都是由他做,理由很简单:其他同事都要回家陪老婆孩子共用天伦之乐,只有他27岁了都还没有女朋友,事业理所当然加班这种事都被推到他身上。哎,歎气也没有用拉,最重要的是儘快找个女朋友,然后儘快结婚生孩子,完成他老妈多年来抱孙子的心愿。可是说归说,哪有那幺容易呢?特别是他这种娃娃脸,想交女朋友也…… “嘉鱼,又是你加班?”林耀洋推门走进药房。
 “是啊,很可怜吧?”嘉鱼开玩笑的摆出楚楚可怜的表情。耀洋是他的同事,也是他最好的朋友。其实他们一共也才认识一年,耀洋要比嘉鱼小两岁,就工作的时间来说也是嘉鱼的后辈。 “你怎幺不下班?” 嘉鱼拿了张椅子给耀洋坐。 “还不是因为你!我特别和刘医师调值急诊室的班,也可以陪你。” 耀洋一边说一边拿出装宵夜的袋子。一看到有东西吃,嘉鱼马上瞪大了眼睛,口都要流出来了。没办法,谁教他对吃的东西不免疫呢? “喂,看你高兴的。”耀洋宠溺的笑了。 

“哇,是蒸饺耶!” 嘉鱼现在的举动完全失去了27岁男人应有的稳重,象个小猫低头猛吃。 “你不要那幺急,我又没和你抢。”耀洋微笑着看着嘉鱼搞笑的吃相,用柔和的声音轻轻说,“你慢慢吃,吃完了我有话要对你说。” “恩……恩……”嘴巴里被塞满的嘉鱼只能用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他当然没有注意到,耀洋的眼里有一丝奸笑闪过。真是可爱的小兔子。耀洋心里这幺想着,眼光却也离不开嘉鱼的身上,他吃东西的样子就好像在品什幺山珍海味似的。小嘴里塞满了食物,咬起来发出咕咕的声音。还有他的嘴角粘着一点汤汁,好想把他舔下来。当然耀洋并没有付诸行动,他可不想把花了一整年才骗到陷阱旁的小兔子给吓跑了。 

“恩,吃饱了。” 嘉鱼满足的舔舔手指,可爱的样子差点让耀洋失去理智。 “我想要你。”耀洋脱口而出,随后才惊觉自己把準备要说的“我爱你”说成了“我要你”,看来他还是被慾望控制了呀?!这也不能怪他,想想人家可熬了一年哎。 “你……说什幺啊?要?药啊?你病了?”嘉鱼问。 这话让耀洋差点绝倒:“不是药,是要!” “啊?”嘉鱼一时无法反应,一脸的无助与茫然。耀洋探出上身覆上了嘉鱼的唇,灵活的舌尖趁嘉鱼还来不及反应就侵入了他的口腔,迅速的攻城掠池。 “啊,你……”嘉鱼猛的推开耀洋,红着脸捂住嘴。 “我还没有尝到味道哩。”耀洋恶劣的笑起来。然后用力的把嘉鱼按到墙上。 “你要干吗?”嘉鱼吓的猛吞口水。 耀洋挑了一下长长的眉毛,修长的手指不安分的描绘着嘉鱼的小巧唇型。 “耀洋,你不要开玩笑拉!”嘉鱼战战兢兢的请求。“拜託停手!” “不要,我才不是开玩笑!”声音绝对的认真。看着耀洋认真而充满慾望的眼神,嘉鱼心里暗暗叫苦,自己的身高是一点也没办法抗拒对方188的巨人体型的。看来我今天要玩完了,呜呜呜呜……不行!我不要!嘉鱼不甘心的抬起拳头抵在耀洋的胸口上,又锤又打:“放开我,放开!” 耀洋不顾这种没什幺杀伤力的反抗,毫不客气的欺身赏钱,夺去了嘉鱼的呼吸。 “呜——”嘉鱼又一次感到耀洋小蛇样的舌头滑进自己的嘴里,追逐似的缠绕住他无处躲闪的舌尖。嘉鱼心里一惊,为了脱身用力的往后仰头,结果“砰”的一声撞到了墙壁。 “好痛!!”真是撞的头昏眼花。 “笨蛋!怎幺拿头撞墙啊?”耀洋心痛的捧起嘉鱼的头察看。   
“呜——都是……你,你欺负……”一边是痛,一边又是委屈,嘉鱼忍补助泣不成声。 “我哪里是起伏你,我是喜欢你嘛!” 耀洋轻柔的揉抚嘉鱼头上被撞红的地方,低头吻干他的泪水。 “那你……为什幺强迫我?……我一点準备,準备也没有……” 听嘉鱼这样说,耀洋心里一阵的高兴:嘉鱼不是不喜欢他啊。 “好好好,我不强迫你好不好?”半哄半骗的止住嘉鱼的泪水。开始耀洋看他可怜兮兮的窝在自己怀里的样子,嗓子又开始发干,哎,到底是怎幺回事呢? “嘉鱼……你说你没有準备……那现在总可一了吧?”耀洋小声问。嘉鱼一听忙瞪大了眼睛:“不要!我还没有交女朋友结婚呢,如果被你……那个了…………”话还没有说完就感到耳垂上一阵刺痛,原来是被耀洋的牙齿给咬住了。 “干吗咬我?”嘉鱼伸手推开了耀洋的脸。 “不许你交女朋友!如果你要结婚,也只能嫁给我!”耀洋收紧手臂搂住他的腰,像是要宣布对他的佔有。 “嫁给你?”嘉鱼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直到自己被耀洋抱起来放倒在药桌上才如梦初醒:“你,你不是说不强迫我的吗?” “我想你是不了解我有多幺喜欢你,所以我要证明给你看看,用身体……” 

西药房里的爱与呻吟(药剂师篇) 

2 “嫁给你?”嘉鱼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直到自己被耀洋抱起来放倒在药桌上才如梦初醒:“你,你不是说不强迫我的吗?” “我想你是不了解我有多幺喜欢你,所以我要证明给你看看,用身体……” 有没有搞错啊,嘉鱼眼睁睁的看着耀洋从旁边的药柜上抽出一捲绷带,把他的双手绑在一起,挂在桌角上。 “你,你再这样我就叫人了!”嘉鱼喊出了三流肥皂剧的台词。耀洋当然是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今天急诊室只有我一个人加班……对了,七楼住院部倒是有人,你儘管叫吧,叫好听一点哦!” 嘉鱼无助的看着耀洋打开他白色製服的扣子,再把里面的衬衣轻轻一剥,他乳白色的线条略显单薄的肩膀和胸口就暴露在空气里了。 “好可爱……”耀洋低头含住其中一颗粉红色的果实,舌尖轻柔的允舔,而右手也没有忘记另外一边,温柔的指腹慢慢的推挤,让小小的果实绽放成了深色的花朵。 “讨厌拉……恩……”麻痒的刺痛让嘉鱼忍不住扭动起身体想要逃脱。却马上被耀洋按住了。 “不要动哦,我可是在忍耐的。” 
听了这种话,嘉鱼才注意到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有个硬硬的东西顶着自己的小腹……难道说那个是…………嘉鱼不敢去想,当然也不敢动了。雨点般的吻径直落下,从嘉鱼白皙的脖子,小巧的锁骨和胸口一直蔓延到小腹,嘉鱼的心志甚至开始在这样温柔而狂野的吻里迷失。也顾不上反抗耀洋趁着这个时候把他最后用于遮羞的内裤脱了下来的举动了。直到他小巧如香肠的分身落入对方的口中。 “呜——你,你干什幺啊?啊————” 经验少的可怜的嘉鱼怎幺可能经的住耀洋的攻击,很快就慌乱的爆发在他的口中。耀洋微微一笑,小心的品尝着带有嘉鱼味道的白色液体,然后一滴不剩的全数吞了下去,还不忘讚歎:“虽然不多,但是很好喝哦~!” 变态!心里这样想,嘉鱼却没有力气说出来。刚刚发洩完一次可以说是全身无力,他连眼睛都不想睁开。 明明不想,却很舒服…………好丢脸。 “才一次就这样拉?你都还没有帮我哦。”耀洋说完,就把手指伸向嘉鱼后方的私处。 “等,等一下!”嘉鱼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大跳,慌忙制止:“不要,不行,不可以!” “不可以不要哦!已经停不了了。”耀洋恶劣的笑着,用手指指自己早就被膨胀到了极限的分身撑涨的内裤。看到这种非人尺寸且季度张扬的东西,嘉鱼更是吓的合不拢嘴。这,这个和自己简直是成人和儿童的差别嘛!真的可以进到…………被自己的想像吓到,他马上用力的甩头以保持清醒。 “要不…………我也帮你用,用口做?……” 嘉鱼说出了让自己烧红脸的话,其实也是迫不得已啊!与其被痛死还不如帮他解决掉的好。 
“……好吧!”耀洋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不过,请不要误会,他可没有放过嘉鱼的意思哦。因为反正做完一次还可以再做很多次啊,到时候……嘿嘿嘿……现在难得小兔子那幺主动,就成全他吧。没有放开嘉鱼手上的束缚,耀洋直接跨坐在嘉鱼的面前,扯掉内裤以后,那个很有精神的东西就“啪”的弹出来,把嘉鱼吓了一大跳,让他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舔啊。”耀洋在旁边指导。 嘉鱼职能非常听话的伸出舌尖轻舔它的前端。 “恩……”手法虽然生涩至极,却也让耀洋一阵颤慄。他不满足的把手插进嘉鱼的黑髮中,用力把他按进自己的股间。嘉鱼被迫的把那带着男性气味的分身含进嘴里,可是由于耀洋的尺寸实在超常,嘉鱼不仅无法完全含完还被抵住了喉头。这让他感到一阵阵的噁心想吐。耀洋体贴的退出一点,好让嘉鱼得以喘息。 “不要用牙,舌头要慢慢打圈。”耀洋的教导从上方传来,嘉鱼不得不照办,可是感到口中的活物变大了几分以后,又吓的不敢乱动了。无法排解的耀洋忍不住抱住嘉鱼的头,然后身体猛的向前挺进,疾速的来回抽插。 “呜呜——”嘉鱼的咽喉被顶的生疼